江米年糕

群口后遗症

贤亭贤无差 小段

——————————


“我再跟你们演群口我就是那个。”刚从舞台上下来的秦霄贤指着孙九芳的大脑袋忿忿地说。


嘴里还有点腥甜的味道,是刚才混乱中磕破了嘴。


返场的时候没忍住疼多碰了几下,那时候的痛意还是鲜明的,拿手指轻轻碰一碰伤口就疼的咋舌。


原本站在舞台右边的刘筱亭也看见他那点小动作,但胆大地穿过半个舞台径直来询问,叫秦霄贤有些意外。


“没事,下去了再说。”


人影幢幢的后台,被大伙作弄过的领班已经换回了正常装束。张九泰在招呼同事们卡座已经开好了,郭霄汉在看孙九芳脑门上刚磕...

老福特都不让我搞熙亭 要苍天知道我认输了👌

(。ì _ í。)

【九亭】他夏了夏天

10.12刘筱亭生贺联文第一弹


——————————————


研二的下半年,刘筱亭已经没什么课程要操心的,眼看着舍友周九良开始准备考博,刘筱亭觉得自己没那个本事再按捺几年对着课本,于是交了申请表,得到一个在学校隔壁的银行实习的名额。


暮春的风被一阵阵骤雨洗去了残留的凉意,青天白日下肆虐的紫外线开始无孔不入。


日日埋头书海的周九良竟然有心给刘筱亭买了支防晒霜,美其名曰踏上职场要保持良好形象。刘筱亭讪笑着接下了,看着自己这个每天蹲在图书馆的舍友一天比一天白净了,还真有点羡慕。


毕业生们穿着学士服的身影开始出现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刘筱亭...

10.12刘筱亭生贺联文预告


 @玖点 ×  @珍宝珠 × @江米年糕


「 等桂花酿酒

    盼彩云归来

    望今生可爱 」


      刘筱亭搓了搓鼻子,看见张九泰的衣服下摆还在滴水,尴尬的笑了笑,不出声地伸手轻轻握了握他透湿的衣角,温热的掌心挤走两滴水珠,滴滴答答在他掌边沥成一条细线。

      有点抱歉害张九泰跟他一起淋雨似的,刘筱亭挠了挠头,突然察觉到口袋里的钥匙硌人,就把挡雨的外套往臂弯里一靠:“上来吧,拿个毛巾给你擦擦。”

——江米年糕《他夏了夏天》

10.12 /6:12 P.M


      两人面对面坐在了一张桌,张席仔拿出一本线装书不再抬头,反倒是刘佳繁复抬目。

      我喜欢先生,我久仰先生大名,我......我望能同先生探寻古今,同看宇宙洪荒。我更想同先生以笔为杆,共御外敌。

       刘佳斟酌已久,还是没敢开口,说是师生情有些箍紧之嫌,但难国在前怎能讲倾羡?

——珍宝珠《彩云归》

10.12 /8:12 P.M


      刘筱亭披了件厚斗篷,张九泰陪他坐在刘筱亭院子里的石凳上。

      深秋的风很凉,刘筱亭咳了两声。

      张九泰端了热茶递到他面前。

      “哎,没想到今年生辰是躺在了床上。”

      他掀了掀茶盖,香甜的牛奶味纠缠着红茶的香气包着院子里的桂花的甜味在绕他身边。他吹了吹略烫的茶,喝了一口,他的小眉毛被甜的飞起来了。

      “嗯,甜的。”

——玖点《手栽桂花欲酿酒》 

10.12 /10:12 P.M


敬请期待......

张总监同款书签get♪(´ε` )


我的心愿是,全世界都去看两室一厅!

【熙亭熙】平流雾(四)

-


刘筱亭的个子谈不上高挑,但是身材很好,剪裁贴身的西服将一副肩宽腰窄的身躯修饰出几分挺拔。


尚九熙看着面前光鲜俊朗的少年,这才后知后觉明白了秦霄贤那句“给您长脸”什么意思,虽然他的本意只是不想刘筱亭在面对甲方爸爸的时候露怯,但心中暗暗肯定了秦霄贤在打扮人方面的实力。刘筱亭也算个衣架子,不说气场多强大,气质还是有的,不愧是他尚九熙的助理。


所以刘筱亭并不知道,其实尚九熙今天来的目标压根不是什么王八蛋前夫,而是另有其人。


尚九熙在宴会大厅环视一圈,找准了时机去了谢金边上的位子入座,刘筱亭不敢出声,跟紧了自家老板的步伐。...


【熙亭熙】平流雾(三)

-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刘筱亭安安心心当着尚九熙的御用助理,偶尔陪他加个班,尚九熙还会钦点他去煮碗面。刘筱亭也颇有一点手绘的天赋,尚九熙无意中看过他的几张草稿以后就收拾了一套没用过的数位板出来给他,这让他手头多了不少正经活。


刘筱亭今天到工作室的时候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但是也不敢多问什么,毕竟一天咕噜三百遍的七仔都不出声了,说明问题确实不小。


整个工作室唯一的单间办公室属于何九华,这会尚九熙在何九华对面正襟危坐,脸上还是一副不浓不淡的表情,何九华对着手里红得扎眼的一副喜帖沉吟良久,还是吐出来不变的两个字:“不行。”


“我觉得你没必要...

正正经经修的第一张二哥🍓是等着拜堂的小少爷

好了好了 我一滴都没有了 

(前面几张太零碎了,我都删了,所有的九泰都在这里啦)

这张是不是没发过啊

我还挺会拍的(不许反驳!

©江米年糕 | Powered by LOFTER